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一十五章:听涛别院、符宝【求订阅】

  听涛别院。

  王平看着院门匾额上的名字,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一般来说,高阶修仙者在给自身洞府取名的时候,大都会取一些如“云麓洞天”、“水月洞天”之类高雅大气的名字。

  用“别院”二字做洞府名字的情况,大多数是一个不怎么长时间居住的地方,属于短居暂居之地。

  当然了,这个短居暂居,也是相对于高阶修士本人而言,其实有可能是几十上百年时间!

  不过这基本上预示了,王平眼前这个洞府内,不会有那种非常大的收获。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坏消息。

  虽然如此,王平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失望之色。

  如果是真的结丹期修士洞府,那根本不可能是他现在这个修为能够闯入的。

  反倒是现在这样一座别院洞府,说不定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收获。

  只见他先是小心在外观察试探了一番,确定没有其它危险后,才用一根长木头顶着大门将之推开了。

  因为处于地底之下,院子里倒是没有什么草木,平坦的地面上也是布满了尘土。

  王平迈步走进院子里,首先就感应到了浓郁的灵气。

  他原以为这里可能只是天心岛上面那样的灵气汇聚之地,可是现在看来,这里怕是藏着一整条灵脉!

  当然了,考虑到银寰岛的面积,即便是藏着一条灵脉,这条灵脉的辐射范围怕是也很小,应该是一条小微型灵脉。

  再看院子的面积,院子的面积并不小,里面客厅、卧室、书房等建筑一应俱全。

  通过这些可以看得出来,其主人应该是一位颇为雅致的人,不喜欢居住在石室洞窟那种地方,所以哪怕洞府建在地下,也硬是要螺蛳壳里做道场,硬生生在地下造出了这样一座庭院。

  王平在院子里停留了一会儿,便开始一间一间的搜查起了整个院子。

  很快他就在书房里面有了发现。

  院子里的书房,面积并不算大,可能原主人只是将一些随身带着的典籍暂时放在这里,并没有想过将之当成一个长期存放书籍的地方。

  王平进来的时候,书房里面书架上也都是空空如也,只摆放着寥寥数本普通书籍。

  不过吸引王平的东西,并非那书架上的几本书籍,而是位于书房内的一张书桌。

  准确的说,是书桌上面放着的东西。

  书桌上面整齐的摆放着三本书籍,分别是《听涛往事》、《听涛琴谱》、《水月幻心诀》。

  王平走到书桌前坐下,先从那本一看就是个人传记的《听涛往事》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是半日。

  而在看完这本《听涛往事》后,王平对于这座“听涛别院”的情况也就完全了解了。

  这座所谓的“听涛别院”,乃是一个自诩为“听涛散人”的结丹期散修所建立。

  根据这位“听涛散人”在传记里面所言,他本是七龙海修仙界三大势力之一的“东莱岛”海域修士,只因在那边被一个非常厉害的仇家通缉追杀,不得不隐姓埋名来到千沙群岛这种偏僻之地隐居。

  这银寰岛下面的地下洞府灵脉,也是他自己首先发现了一个灵气汇聚之地,然后用秘法化开了一块灵眼之石,如此才生生在此地造就出了一条小微型灵脉出来。

  而在银寰岛隐居了六十多年后,这位“听涛散人”不知修成了什么厉害神通,还是练成了什么法宝,或者是其它什么因素,总之就是已经决定回去复仇。

  可他也知道,仇家势大,自己去复仇的话,未必能够成功,一旦不成功,那就是有去无回了。

  死,他是不怕的,在他决定去复仇的时候,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但是他却不想自己所继承到的传承断绝,不想这份传承就此断绝在自己身上。

  因此在离开“听涛别院”之前,他将自己所主修的功法《水月幻心诀》上半篇留了下来,并把剩下的中、下两篇留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如果有人修炼继承了《水月幻心诀》的话,便可带着他留下的信物去那个地方取走全篇功法。

  至于那本《听涛琴谱》,也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琴谱,而是一种修炼了《水月幻心诀》之后,才可以修炼发挥出威力的音攻秘法。

  这是王平整理出来的和这座“听涛别院”有关联的内容,其余一些“听涛散人”记载在上面的其他个人经历事情,需要另说。

  而他在看完那本《听涛往事》后,没多久便又打开了那本《水月幻心诀》。

  这样只是看了几眼,王平就果断合上书册没有再看下去了。

  原来这本《水月幻心诀》乃是筑基期修士才能修炼的真传功法,以他现在的修为,先不说不能修炼这门功法,便是看了,也容易搅乱自身心境。

  所以他干脆连那本《听涛琴谱》也没有再看,直接全部都收到了储物袋内,然后直奔洞府内的藏宝室而去。

  那位“听涛散人”留下的真正好东西,都在藏宝室内。

  但凡高阶修士洞府内的藏宝室,为了保护里面灵物的灵性,都布置有专门的保护禁法。

  王平推开洞府藏宝室的大门进入里面后,很容易就看见了“听涛散人”特意留下来的几件宝物。

  这些宝物,分别是顶阶法器“水月幻心镜”,顶阶法器“碧玉洗心琴”,顶阶法器“百变面具”,高阶法器“水云舟”。

  除了这四件法器外,“听涛散人”还留下了一件完整的“玄水环”符宝。

  所谓符宝,便是结丹期以上修士,在自己即将坐化逝世的时候,抽取自己本命法宝本源之力制作的一种特殊秘宝。

  此物需要用与之配套的法诀才能驱动,一旦驱动起来的话,便可激发符宝里面的法宝本源之力,具现出法宝形态,发挥出法宝之力。

  可以说,一件最低级的符宝,其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也绝对会超过大多数顶阶法器。

  这种级别的宝物,连筑基期修士想要得到都是千难万难。

  关于符宝的情况,王平还是加入金水门后,才详细了解知道的。

  这种宝物他此前根本没想到过会被自己拥有,毕竟他一没有结丹期修为的长辈,二没有传承悠久的家族。

  没想到在这“听涛别院”里面,却是得到了这样一件连筑基期修士看了都会眼红的宝物。

  根据那位“听涛散人”留下的驱动法诀上面所言,这件“玄水环”符宝哪怕是在符宝里面,也属于上品。

  一旦将之催动,具现出来的“玄水环”法宝是可攻可防,攻防一体,是“听涛散人”特意留给传人保命用的宝物。

  只是符宝威力虽大,对于法力消耗却同样巨大,一般只有筑基期修士才能较为容易的催动此物。

  像王平这样的炼气巅峰修士,虽然也可勉强催动此物,却没可能发挥出此物真正威力。

  不过即便是如此,一旦他催动这件“玄水环”符宝,便是面对手持顶阶法器的筑基初期修士,也能在短时间内有着一拼之力。

  这样爱不释手的将那张“玄水环”符宝拿在手中把玩了好一阵后,王平才珍而重之的将其收了起来。

  然后他目光就看向了四件法器。

  这四件法器,其实也都是同阶法器里面的精品。

  其中“水月幻心镜”法器最为珍贵,这件法器的主要作用不是用来斗法厮杀,而是辅助修仙者修炼《水月幻心诀》这门功法。

  “碧水洗心琴”这件法器则是一件特殊攻击性法器,需要懂得音律之人弹奏特殊的音攻秘法才能发挥出其全部威能。

  “百变面具”则是一件易容法器,可以任意改变主人的相貌,让结丹期修士都难以只靠神识发现面具存在,只有某些修炼了特殊灵目秘法的修士,或者天生拥有灵目神通的妖兽,才能看出面具存在。

  “水云舟”则是一件飞行法器,不但飞行速度极快,还拥有幻化隐匿行踪的功能。

  可以说,那位“听涛散人”留下来的这几件法器,每一件都蕴含深意,都不是随便留下来的。

  王平也是看出来了,如果不修炼那位“听涛散人”留下来的《水月幻心诀》,像“水月幻心镜”和“碧水洗心琴”这两件顶阶法器根本别想发挥大用。

  但是那位“听涛散人”估计也想不到,发现并进入自己这处别院的修士,会连筑基期修为都没有。

  以至于王平现在看着这些法器只能眼馋,真正能够动用的却不多。

  不过不管现在能不能够动用,王平都没有干看着这些法器眼馋。

  他很快就将几件法器取到手中,一件一件的祭炼了起来。

  能不能动用是一回事,属不属于他,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样将法器都祭炼完成后,王平又把这座“听涛别院”各处都打扫了一遍。

  他现在肯定是不会长住于此的,但是等他将来筑基之后,却可以直接将这里当做自己的洞府了。

  按照金水门的门规,筑基期修士可以在山门之外任选一座灵峰开辟洞府,也可在银寰岛这样的宗门所属岛屿上面开辟洞府。

  王平只要筑基成功,就可以光明正大入住这“听涛别院”,不需要再进行任何遮掩了。

  洞府打扫完后,王平便研究起了原先守护洞府的“小五行混元阵”。

  因为他并没有使用暴力破阵,这个阵法的五杆阵旗都保存完好,只是阵盘在阵法被破的时候,还是因为受力过大而出现了不少裂痕,需要重新修复或者重新炼制一个新的阵盘,才能让阵法重新布置出来。

  名字虽然有个“小”字,可这套“小五行混元阵”却是标准的中级阵法,有人主持的情况下,完全足以困杀筑基修士。

  所以即使阵盘有所损坏,光凭那五杆完好的阵旗也足以抵得上一件顶阶法器了。

  王平也还是第一次亲手接触这种布阵器具,兴趣很是浓厚。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下一步的阵法研究方面,也会转移到阵法器具化方面,研究如何炼制阵旗、阵盘这些布阵器具。

  只是完好的阵旗并不好研究,王平本身这方面经验也很少,一个人也研究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他研究了几日也没有什么头绪,干脆便暂时放弃了研究,准备等回到金水门的山门后,再试图求见一下那位明空师叔,看看能否请对方帮忙出手修复一下阵盘。

  这样有了决定后,王平就离开了“听涛别院”。

  等到了地面上,他又把那个地洞稍微做了遮掩,然后才和那位周姓修士打了个招呼,离开了银寰岛。

  如今“听涛别院”已经探索完毕,王平心中已无其他牵挂,接下来他得把精力放在筑基这件事情上面了。

  在返回金水门山门的半路上,王平也是忍不住将新到手的高阶飞行法器“水云舟”祭出来御使了一番。

  作为一件高阶飞行法器,“水云舟”的飞行速度绝对是非常之快,王平全力催动的情况下,飞行速度甚至比筑基期修士御气飞行的速度还快些。

  而且在激发了法器的幻化功能后,还能聚拢水汽幻化成一朵白云隐匿行踪。

  只是这件法器好归好,对于法力的消耗却是非常大,王平如果全力催动这件法器赶路,不消半个时辰便要耗光法力。

  所以没有筑基期修为的话,这件法器还是不适合用来作为赶路之用的,只适合在关键时刻用来追逃。

  反倒是那件“百变面具”法器,虽然也是顶阶法器,却无需消耗什么法力,全凭本身材质发挥作用。

  只不过此物需要特殊场合才能使用,王平没有进行试验。

  等到回到金水门的山门后,王平先是拜访了几位交好的同门修士,然后又去了那位明空师叔的洞府拜访。

  可不巧的是,这位明空师叔最近似乎被宗门征调去做某件事了,短时间内可能都回不来。

  对此王平也只能感叹自己不走运,然后就又去了趟藏书阁,拓印了几本炼器典籍,一门心思研究起了阵旗、阵盘等布阵器具的炼制之法。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王平虽然准备接下来把精力放在筑基上面,可是要想筑基的话,没有大量灵石是行不通的。

  而他现在要获取大量灵石,狩猎妖兽是最好的选择。

  可狩猎妖兽的风险也是显而易见,万一引诱出二阶乃至于三阶妖兽,他这种炼气期修士可扛不住那种妖兽的攻击。

  所以阵法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何况阵法不止可以用来帮助他牵制那些二阶妖兽保护自己,还能够助他斩杀妖兽,大幅度提升他的狩猎妖兽效率。

  甚至他还可以直接通过出售成套的布阵器具来换取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