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十章 约见

  一路上北约一直询问时远关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在他和陈瑶是如何搞在一块的经过。

  迫于胖子不断的骚扰,时远简单的叙述了一下之后便开始了诫默不语。

  车子很快就抵达了一座四合院跟前,古色古香的院门充满了岁月的气息。

  时远很早就听闻过燕都这些天价的四合院,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些和农村老院相差无几的房屋会如此的值钱。

  当一路走来抵达之后才能感受到,在这样一座日新月异的超级城市里面,住在这种历史悠久的老院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惬意。

  进门后,几人来到了厅堂落座。

  不久后,一个北约年老版本的中年胖子走了进来。

  “顾酒鬼,你总算舍得过来燕都看看我这老兄弟了啊!”北路进门后大笑道。虽然言语是对着顾行说着,但他的目光却一直凝视在时远身上。

  顾行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老饕,你这身材再不好好管理一下,等再过个二十年,得特制个轮椅才能推得动你了。”

  两人互道明了对方的绰号,在这几位小辈面前谁也不愿吃独亏。

  “呵呵…”北路憨笑几声也没有再回怼了,而是转而对着时远道:“你就是老李选定的那个年轻人时远吧?”

  时远站起身来,恭敬回道:“北叔好,我是时远。凯叔让我替他向您问声好。”

  闻言,北路一愣,然后大笑道:“老李有心了,哈哈哈,我这段时间算是没白熬夜。”

  而一旁,顾行冷笑几声,“老饕,人话还没说完呢,你瞎高兴什么呢?”虽然满脸期待地盯着北路,等待时远说完李成凯交代的话之后对方脸上的表情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话一出,北路眼珠一转,在一瞬间就明白了顾行是什么意思。

  “不用多言,兄弟情!多说无益!”

  然而同一时间,时远也开口了。

  “去你妈的死胖子,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老子要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没错,这就是李成凯的原话。当时时远听到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开口想要婉拒这个任务。谁知道李成凯直接以陈瑶为要挟,道:如果他不带话的话,他可能要考虑这门亲事到底合适不合适了。

  说完之后,时远尴尬坐下。

  没想到一旁的北胖子竟兴奋得小声道:“卧槽!从今天起你那个凯叔也分我一半吧!往后他就是我的偶像了,这老胖子我早想骂他了。我怀疑我这身材就是继承了他的基因才会变成如此。”

  “……”

  北路有没有听到胖子说的话不知道,但坐在两人身旁的张婷肯定是听到了。她不动声色地伸手狠狠地掐了北约一下,疼得他失声惨叫了一声。

  在小辈面前丢了脸的北路黑着一张脸正找不到出气的地方,听到这声熟悉的惨叫之后,瞬间将目光投向了自己那个蠢儿子。

  “出去!院子里的杂草很久没有锄了,你这身材也该锻炼锻炼了。”北路语气平淡,让人感觉他似乎真的只是因为杂草很久没锄才这般说道。

  让时远没想到的是,在他看来一向鼻孔朝天的北胖子竟然老老实实站起身来朝着门口院子走去。而一旁的张婷也跟着起身,陪同北约一起走了出去。在临近大门的时候,回头眼神有些怒气地剐了一眼时远。

  时远看到了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这个张婷似乎对自己有很大的敌意,但两人这是第一次见面。难道这张婷背后的家族也和李成凯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可如果是这样,作为李成凯兄弟的北氏又怎么会迎娶这样一个媳妇。

  “别介意,婷婷并不是对你有意见。他其实是对我这个老头子有意见。”北路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坐了下来从木桌下取出一罐枸杞和三个杯子。

  “婷婷对我和刘氏的斗争一直保持着抗拒的态度,她认为北氏不应该参与到这场斗争当中。即便是有情感的因素也完全可以选择暗地里给予帮助,所以她才会表现出对你的抗拒。这件事情也不能怪她,希望你能理解。”

  时远听完总算是捋清了,微笑道:“北叔客气了,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换作是自己,当然也不希望自己身旁的人卷入麻烦之中。况且,对面还是刘氏这样的庞然大物。

  “来,我跟老李和顾酒鬼的喜好都不同。简单的枸杞泡水,补肝益肾,试试?”北路递过一杯微笑道。

  “咳咳!”时远干咳两声,但还是接过了杯子。长者赐,不可辞。

  北路没有递给顾行,因为他很清楚这个老伙计不但不会接,并且还会出言嘲讽几句。

  “说说吧,你们这次的计划是怎么样的?”北路脸色一正,慎重道。

  先前在电话里,顾行只是告诉他,今天会抵达燕都,其他的事情等见面再说。

  对于敌人刘氏这些年的强盛,他要远比在座的和远在温陵的李成凯都了解。别看刘氏现在看上去和他斗得一副势均力敌的模样,然而实际上,这个庞然大物也许只是伤筋动骨罢了。

  甚至可能连伤筋动骨都没有,而北氏则已经有些头疼了。毕竟全方位的斗争对于他们这样的商业起家的氏族来说,受到的影响远比对方大得多。

  见时远没有开口,顾行无奈亲自开口道:“先这样……再那样……然后…….就这样。”

  北路听得皱起眉头,正要开口询问李成凯和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这种鬼话也拿来框我?

  顾行将酒壶一丢,豪气冲天道:“莽他妈的就完了!”

  “???”北路一愣,接着站起身子怒喝道:“胡闹!你们真是这样打算的?大脚,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开这种玩笑?”

  北路有些真的生气了,他在这和刘氏打得昏天暗地的。好不容易等来了所谓的救兵,结果这他妈是猴子派来的。就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何况是久居高位的他。

  坐在一旁的时远感受到一股强大的上位者气息从北路身上溢出,淡淡的压迫感笼罩着他。

  这让他有些诧异,原来气势这东西真的可以在个人身上出现。

  而顾行则毫无反应,嘴角不屑道:“时远给他表演一个空手接子弹,让这老胖子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莽就完了!”

  听到这话,北路脑子一下转不过来了。空手接子弹?这是什么狗屁杂技?他现在更加怀疑眼前这个多年的老兄弟到底是不是别人易容的了。

  时远只觉得就不应该听李成凯的话来到这里。自己一个人还没有这么多幺蛾子,直接打听一下刘氏的大宅在哪里就完了。尽管燕都很大,但刘氏肯定就在这片区域里,只要找到了登门拜访就结束了。

  “北叔,我是真的有把握的。您应该很了解凯叔他们,如果没有把握的话,他们不可能让我过来的。不是吗?”

  时远这番话让北路情绪缓和了几分,屏神思索了一会。

  “我可以约见刘宇,但他肯定会选择到他的地盘上见面。到时候,只能你自己去了。”北路看向时远,想要看清这个年轻人是什么反应,还有他的倚仗到底是什么。

  “没问题,只要您帮我约见对方,其余的全都交给我就行了。”时远微笑道。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来之前,他已经和兰博询问过了。兰博的回复很简单,除非对方打算同归于尽,否则没有别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