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六十三章 解决之法

  咕嘟咕嘟

  锅子冒着热气,香麻辣的味道弥散在空气中,殷韵面色凝重的望着眼前这口大锅,红丹丹的,里面全是辣椒花椒和其他一些调味辛香料。

  这种吃法殷韵听过,通幽州的人会这么吃,气息有些呛鼻。

  “殷姐,只需要夹着肉进去涮涮就可以入口。”

  喜儿今天一大早就答应给陆择羽做火锅吃,筹备了一整天,现已临近子时,陆择羽才回来,还把陶谦赋一并带来了。

  周围满满的都是肉和菜,陆择羽已经等不及了,照着喜儿教的做,把肉在沸腾的锅子里,滚了一圈后就入口,马上举着大拇指。

  “好吃。”

  吃起来虽然狠辣,但陆择羽还是头一次吃这种东西,其他人都在一旁看着,并未过来。

  “大家吃点吧,真的只是看着辣一点。”

  萧渊微笑道。

  “喜儿姑娘,我们不太喜欢味道如此重的,况且我们也吃过了。”

  陶谦赋看得冒汗,他虽然肚饿,但一看锅子里的颜色,他便不想动筷,陆择羽倒是吃得很欢快,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殷韵走过去,拿起来接过的长筷,尝试着夹了一片肉,一阵后放入嘴里,细细品味着,很快她便感觉到了一阵温润的刺激在舌尖弥散开,并未像看到这般辣。

  “不错,你们应该也能吃。”

  在殷韵的说辞下,众人这才靠过来,一阵后众人都举着大拇指,纷纷夸赞喜儿,她颔首笑着,站在一旁。

  “择羽,其他的东西要不要加上,味道刚开始的时候会淡一点,但时间久了,就会变得重,但大家应该能慢慢适应过来。”

  “别只顾着自己吃,喂她。”

  殷韵喊了起来,陆择羽挠挠头,看着喜儿。

  “你怎么不吃啊。”

  喜儿扭捏的嗯了一声,陆择羽夹着一些肉,涮过后举在喜儿跟前就要喂她,喜儿有些吃惊。

  “呆子,你以为我们都和你一样不怕烫啊!”

  陆择羽这才想起来,急忙吹凉了一些,才放入喜儿口中,喜儿不紧不慢的嚼着,等喜儿咽下,陆择羽都吃了好几轮了。

  殷韵经常看到喜儿在开饭前提前吃过,或是等所有人都吃过后,才会吃,今天喜儿更是忙出忙进,看起来很开心,所做的一切都为了陆择羽,只要看到别人开心,她也会很开心。

  殷韵一把揪过陆择羽来。

  “干嘛?”

  陆择羽望着殷韵,她小声道。

  “以后每次吃饭,你负责喂喜儿吃,听到没?要看到她吃了你才可以开始吃。”

  陆择羽撇撇嘴。

  “你不是要照顾人家?”

  “对哦,喜儿怎么每次吃饭都不吃呢?”

  陆择羽挠着头,支手托腮道。

  “肯定是以前吃太多,吃腻了。”

  “你究竟是用哪里想过后得出这番话来的?”

  陆择羽眨眨眼。

  “脑袋啊。”

  殷韵一巴掌拍过去。

  “去喂喜儿吃。”

  一旁的程凝辣得脸颊通红,她也意识到了,好几次吃饭喊喜儿,要么她吃过了,要么不饿,只是在一旁看着。

  “赶紧张嘴,就算你吃腻了,也要吃饭啊,不然不是会饿。”

  喜儿低着头,陆择羽直接拉着她坐下,随后举着筷子,喜儿微微张嘴,有些难以下咽的低着头。

  “哎呀,为师回来晚了。”

  此时风悠扬和方信二人才进来,风悠扬一看火锅,就深深的嗅了嗅。

  “这味我吃过几次,真的很特别。”

  方信说着凑了过去,他年轻时候曾跟着风悠扬去过好几次通幽州,那边的食物整体偏辣,不管是任何菜辣味都很重,街上到处都是麻辣味。

  因为通幽州的气候整体是湿热的,麻辣的食物有助于体内积热派出,方信吃了一口后便赞不绝口。

  “要是再有那种酸酸甜甜的茶就更好了。”

  喜儿笑道。

  “方大哥,那种酸溜茶只在通幽州北部盛产,寻常人家是吃不上的,味道确实很好醒脑提升,特别是在吃完麻辣火锅后来一杯,能解渴清胃。”

  众人这才想起来喜儿是通幽州的人,风悠扬眼馋的看了一阵,并未动筷,最近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吃下的食物越多,对修道者来说是阻碍。

  “瑶香姑娘怎么不见人?”

  方信问了一句,程凝回答道。

  “方大哥,瑶香受不了这味,太刺激了。”

  “师傅,谈得如何?”

  萧渊吸着鼻子,众人都已汗流浃背,但舌头此时却完全沉浸在了这样的美味中,配合着温和的甜酒,味道很不错,这是喜儿特意让人准备的。

  “已经差不多了。”

  风悠扬今晚去拜访了不少宗门的人,基本上是看看各宗门的动向,和他们谈了不少开战的事,几乎所有的宗门都不愿意开战。

  而风悠扬这次去找这些宗门的原因只有一个,让这些宗门的人提供一些海盗的情报,为他们之后出海剿灭海盗提前做准备。

  虽然道衙府有不少海盗的情报,但风悠扬信不过,毕竟如果有人从中作梗,那么这次剿灭海盗的事便会困难重重。

  无论得到的情报是真是假,只要找那些有海上业务的宗门拿到情报,大多数都是真的,他们高兴还来不及,毕竟海盗的问题已困扰了很多宗门十多年。

  海盗是从十多年前兴起的,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来,只不过很多人都在传闻,是良奇州宗门府背地里支撑他们。

  “哟呵,今晚吃火锅啊,早说嘛我就早点回来。”

  鲍游望着踏进来的楚弘义,走过去给楚弘义递了一双筷子和碗,楚弘义褪去袍子,走过来卷起手袖吃了起来。

  “老四,差不多收手得了。”

  殷韵这几天气也消了,楚弘义夹着一片肉,正吹着。

  “师姐,你甭管了。”

  坐在一旁的风悠扬知道,楚弘义折磨雨花宗这事,还带着他咒修的目的,他肯定不会停下来的,而且咒术还会层层升级。

  楚弘义说着拿出了四方盘来,殷韵眉头微皱。

  “要弄一边去,别待会把口水鼻涕弄进来了。”

  楚弘义也不在意,拎着盘子坐到远处。

  “三师兄,给我烫点肉和菜。”

  楚弘义拿着酒壶喝了一大口,擦擦嘴,呸了一声,吐出了一些口水,伴随着灵气在四方盘上流动,四方盘出现了,众人都看到四方盘浮着一层薄薄的黑气,而整个四方盘上那些具现的雨花宗弟子们看起来很少走动了。

  楚弘义揉了揉鼻子,打出一个喷嚏,四方盘上落下了一层黑色的颗粒,楚弘义笑了起来,鲍游端着一碗肉菜过来。

  “老四,吃完再弄。”

  “三师兄,我记得你之前答应师姐说.........”

  鲍游急忙一把按住了楚弘义的嘴,望了一眼身后的殷韵,她并未听到。

  “老四,这件事先暂时别提,我忘了。”

  楚弘义笑了笑,从兜里拿出了一块玉牌来,拍在鲍游手里,他惊喜的笑道。

  “老四,真有你的。”

  “我就怕你忘了,过来的途中顺道过去看了一眼,果然你没去办事,我自然就代劳了。”

  鲍游举着大拇指。

  “真有你的老四,过几天要是师姐想起来了,我也好有个交代。”

  方信望着鬼鬼祟祟的两个师兄,有些疑惑起来,倒是刚过来的陶谦赋让众人都感觉到有些意外,因为一个时辰都过去了,陶谦赋竟没遭受灾厄。

  看出众人的疑惑,陶谦赋解释了一通,风悠扬才若有所思的撵着胡须看着陆择羽。

  原来如此!看起来择羽能阻挡灾厄,不错不错。

  陶谦赋这么一说,楚弘义来了兴趣。

  “老五,你帮我算算看,这几个方位如何!”

  陶谦赋走了过去,拿出问卜盘,楚弘义点了四方盘周围的几个方位。

  “东南阕位,西北宕位,先这两个看看。”

  陶谦赋回望了一眼陆择羽,先掐指算了算自己,灾厄又推迟了十多天,他心情大好,举着二指在问卜盘上划动。

  “四师兄,这两个位置,后天的辰时,以及大后天的亥时,是比较有先机之缘的,你可在两地步阵,应该能让你的咒修有所突破。”

  陶谦赋得意洋洋,楚弘义搓了搓下巴。

  “不错,不错,老五,只要你在小师弟身边,岂不是可以一直问卜占算。”

  陶谦赋也如此觉得。

  “我都帮大家算一算好了。”

  殷韵抱着双手,擦着鼻子。

  “我就不用了,我喜欢未知,毕竟未知刺激一些。”

  楚弘义看向萧渊。

  “老五,我也不必了。”

  陶谦赋眉开眼笑的望着风悠扬。

  “师傅你老人家还要不要算算。”

  “算个屁,谦赋,勿要张狂。”

  此时陆择羽转身放下筷子。

  “择羽,我去拿就好了。”

  肉菜已吃了不少,酒也没了,陆择羽打算过去厨房拿,没等喜儿再度开口他人已不见了。

  正举着二指在占卜盘上划动,要给鲍游问卜的陶谦赋此时笑容戛然而止,砰的一声巨响,就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锅子底下炸了,只是众人各自施展术法,滚烫的汤汁四溅,方信首先护住了喜儿和程凝。

  陶谦赋虽也想使用术法,却发现灵气受阻,他哇呀的一声惨叫起来,马上在地上打滚,背脊上被泼上了汤汁,萧渊急忙一步过去,拽起陶谦赋就往院子里的大水缸中扔进去。

  噗通

  水花四溅,陶谦赋刚仰起头来,水缸却炸裂了,咔擦一声他随着流动的水一头往地上扎去,眼看就要扑在尖锐的碎片上,眼前的碎片忽的变成了渣,殷韵眼疾手快的使用了象面绞杀的术法。

  “火锅呢?”

  陆择羽挠着头,望着院子里一片狼藉,鲍游和楚弘义过去扶起奄奄一息的陶谦赋,他喘着大气。

  “师弟,你离开我身边之前先通知一声,我差点死了,哎哟。”

  “要不我再去弄一锅。”

  喜儿说着,风悠扬道。

  “今日就到此,择羽你也该吃够了,带她们二人回房休息。”

  殷韵扯开陶谦赋的衣物,给他上了药后,扶着他去了陆择羽他们住的院落旁,并再三叮嘱陆择羽,要去哪之前,一定要先带上陶谦赋,陆择羽满口答应。

  陶谦赋趴在屋子里,落寞的望着门边。

  “师姐,要不咱们大家合力,让我先把这几年积攒的灾厄度了,不然小师弟这么一离开,我就惨了。”

  “等过几日。”

  殷韵走出房门,道衙府的侍从们进来了,开始打扫起来,方信无奈一笑,过去他数次能突破一些瓶颈,也是靠着陶谦赋的问卜,让方信找到了先机或契机,很快便融会贯通。

  “其实也不必如此!”

  此时桑空回来了,萧渊马上问道。

  “桑空兄,还有何种法子。”

  桑空看向风悠扬。

  “之前我给过你的东西,你让陶谦赋佩戴在身上,便可抵御灾厄,两三个月还是可行的,等效力弱了,我再吹几口气即可!”

  风悠扬笑呵呵道。

  “上尊说的是。”

  众人有些疑惑,不知风悠扬从桑空手里拿到了何种宝物,风悠扬从怀中的小包里摸出了一块六边形晶莹剔透仿若宝石一般的紫色鳞片。

  “紫色龙鳞,还是头一次见。”

  楚弘义一眼便认出来,龙鳞他见过不少,但最高贵的紫色龙鳞他从未见过。

  龙鳞散发着一股众人难以说明的纯净之气,风悠扬交给了殷韵,让殷韵拿给陶谦赋。

  不一会陶谦赋战战兢兢的出来了,在离开陆择羽十丈后,众人都摈弃凝神,做好准备,结果并未发生任何事。

  桑空在等了半个时辰后才回去,陶谦赋感激的抱拳鞠躬。

  “不必了,你们几人要是今夜闲着无聊,不如咱们到城外,找个地方练练手。”

  风悠扬欣喜的看着桑空。

  “多谢桑空兄。”

  萧渊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你们可以一起上,我会尽快助你们突破瓶颈,早日登仙,毕竟得赶紧把这个呆子带回去,否则上面要乱套的。”

  盘岐宗的七人都来了兴致,毕竟与桑空交手有个好处,桑空知道轻重,也知道更多的事,陆择羽下手不知轻重,脑子里除了小玩意和吃的外,其他皆无。

  “我早已寻觅了一地,离此地上百里,周围并无人烟,只是诸位要过去的话,得花费一些时间,我载诸位一程。”

  说话间一团紫色雾气炸开,桑空化作了一条紫红色的龙,但并未变大,而是足够几人坐上。

  “快点,我最多有一刻的时间,不让上面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