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五十六章 华阳至(求订阅)

作品:秦时:从八岁嬴政开始签到|作者:3对心|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1-09-15 22:57:26|下载:秦时:从八岁嬴政开始签到TXT下载
  “更何况……”

  嬴政握住韩霓的手臂,将人搀扶起来,“更何况成嬌本就是寡人子弟,做为兄长,理当爱护。”

  韩霓小心扫了一眼殿门,想要抽回手臂,却见嬴政轻轻一拉,人便倒入怀中。

  “啊?”

  韩霓惊呼一声,又连忙住口,不敢发出太大声音,只能一手撑在嬴政的胸口,目光躲闪,脸颊通红,“大王,这样是错误的,我们,我们还是结束吧!”

  韩霓鼓起勇气,忍不住开口。

  成嬌的话让韩霓感受到了危机,同样让韩霓羞愧无比,所以想要尽快结束这段微妙的关系,希望还能挽回。

  本来她一直想着等成嬌封君后,她离开王宫,这份微妙关系随着距离与时间,逐渐会断,她也能恢复正常生活。

  但是今天成嬌直接怀疑,甚至可能知道了什么,这便让韩霓有些焦急,只能尽快决断。

  刚刚发生了成嬌质问的事情,现在嬴政又来,韩霓无论如何也无法再做出什么事情。

  所以这才说了出来。

  “太妃能与我说说原因吗?”

  突然听得此话,嬴政眼睛微眯,随即问道。

  韩霓低着头,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原因,我们这样是不对的,为了大王的名誉,也为了先王,还请大王放过妾身吧!”

  “太妃,寡人好像从未逼迫于你,何谈放过二字?”

  嬴政松开手,神情依旧平静。

  说着,嬴政抬起韩霓的下巴,轻叹说道:“倒是寡人觉得太妃自己也乐在其中啊!”

  “大王!”

  韩霓脸颊一红,声音忍不住微微提高,又气又急。

  因为她也想到了有时候自己也都忍不住,表现的却是很不堪。

  因此一想到那些画面,韩霓自己也是觉得没脸。

  “太妃,是不是今天成嬌对太妃说了什么?”

  嬴政这时突然说道。

  韩霓神情顿时一僵,露出些许不自然,然后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没,没什么啊,大王何故有此一问。”

  嬴政突然提及此事,让韩霓心生慌乱,也顾不得再说其他事情。

  因为她不想让嬴政知道成嬌可能知道了什么,因为那样,说不定会平添变数,引发不好的后果。

  “真的没有?”

  嬴政眼睛一眯,再次问道。

  韩霓冷静下来后,立即摇头,“大王误会了,确实没有,而且成嬌来了又能说什么?”

  说着,韩霓抬起头看向嬴政,反问道。

  虽然内心忐忑,但是为了保守秘密,韩霓只能表现的落落大方。

  “没什么,寡人还以为成嬌说了什么,让太妃乱了方寸,既然成嬌不知,太妃又何必如此着急。”

  嬴政上前,双手落在韩霓肩头,轻轻将人放倒。

  “太妃现在也要三十了吧,难道后半生真想就此凄凉一人?”

  嬴政将韩霓脸颊上的发丝捋到耳后,轻声说道。

  “大王,我们不可以的,这要是被人知道,妾身哪有颜面活着。”

  韩霓撇过头,低声说道。

  但随着嬴政的手落在她的身上,韩霓却也没有反抗,呼吸也变得急促了几分。

  口中说着拒绝,但身体却很诚实。

  “大王,现在还是白天。”

  韩霓忍不住扫了一眼殿门,羞涩说道。

  但说完韩霓看到嬴政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脸颊羞红。

  自己明明是要说清楚的,现在怎么……

  “这段日子没能陪着太妃,是寡人之失,现在寡人就来补偿太妃吧。”

  嬴政轻轻解开韩霓的衣带,韩霓忍不住闭住双眼。

  “看来太妃喜欢躺着。”

  听得此话,韩霓脸颊更红了,闭着双眼撇过头。

  ……

  从母妃那里回来的成嬌脸色阴沉的滴水。

  回到营帐不久,樊於期便来了

  “公子可有决定?”

  樊於期直接郑重问道。

  “说说你的计划吧。”

  成嬌也不再遮掩,此刻他满心只有愤怒。

  恨嬴政,也恨自己的母妃。

  虽然韩霓什么都没有说,但他已经看出了很多。

  “嬴政,若非你们突然回来,王位便是我的,是你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现在又抢走了我的母妃!”

  成嬌心里暗暗自语,目光逐渐变得坚定。

  樊於期见到成嬌已经做出决定,顿时不再犹豫,“公子,两天后便是最好的时机,大王此行率领三千护卫,其中一半人已经被李斯李信带至雍城筹备。

  两天后大王出去游玩,身边的护卫并不多,而且这一半人中,有一些乃我亲信率领,到时候我们伪装成劫匪以及山东间谍所为便可。

  那个时候,不管谁有怀疑都无济于事,因为大王死后,你便是先王唯一的儿子,而大王又无子嗣,公子接掌王权顺理成章,到时宗室为了不至于王权旁落,也只能全力支持公子你继位,而且华阳太后一向对公子你疼爱,到时再取得楚系支持,届时再扫清吕不韦等外系余毒,大王便是真正的秦王。”

  樊於期压低声音,一脸激动地说道。

  但成嬌却是拳头紧握,有些紧张,“你有几分把握?”

  “公子放心,这次还有很多不满大王的民间高手前来帮助,大王身边即便有高手保护,但面对这么多人,也无济于事。”

  樊於期一脸自信。

  成嬌目光闪烁一阵,终于点头,“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成嬌已经决定,今晚再找黑衣人,让对方再出一批高手,以防万一。

  ……

  半个时辰后。

  嬴政躺在床上,身旁的韩霓一脸潮红地熟睡。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叽叽喳喳地声音,“姑母,姑母?”

  红莲跑进院子,便一脸兴冲冲地大声喊了起来。

  不过刚进入院子就被拦了下来,“启禀红莲公主,太妃正在休息。”

  院门口的侍女红着脸说道。

  “休息就休息呗,我去叫醒姑母。”

  红莲翻了个白眼,说着一蹦一跳的就要继续往里闯。

  寝宫内,嬴政睁开眼睛,而韩霓也惊醒过来,望着殿门,“怎么了吗?”

  “红莲回来了。”

  嬴政倒是依旧极为平静,哪怕门外就是红莲,依旧不急不躁。

  而韩霓听到后,顿时露出惊慌,随即又懊悔说道:“我怎么忘了红莲,她说过下午还要来的,现在该怎么办?要是被红莲看到……”

  一想到那种可怕的后果,韩霓娇躯忍不住微微颤抖。

  前不久红莲才告诉她弄玉看到了胡子衿与大王的事,弄玉很尴尬,红莲自己也很尴尬,不知如何面对,如今自己现在这样子,要是被红莲看到,自己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侄女?

  “怕什么,现在她不是还没进来吗?”

  嬴政缓缓坐起身来,开始穿衣。

  韩霓也反应过来,连忙爬过去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不过她看着已经被从中扯开的裤子后,脸颊一红,一时不知所措。

  嬴政看了一眼,随手拿过来团起来丢到一旁,“直接穿外衫吧。”

  “嗯。”

  韩霓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

  很快两人便再次坐回窗口的榻上。

  这时韩霓也故作镇静地喊道:“让红莲进来吧。”

  门外的侍女听到声音,也松了口气,不再阻拦。

  “姑母?”

  红莲听到韩霓的声音后,顿时一脸兴冲冲地跑了进去。

  看到嬴政还在时,红莲脸上笑容顿时一滞,同时连忙停下脚步,恢复礼仪,小心上前,“见过大王,大王与姑母还没有谈完事情吗?”

  红莲一脸好奇地望着嬴政。

  “已经谈完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嬴政一脸平静地反问道。

  红莲也立即被转移了注意力,“是这样的,前方通传,说是华阳太后来了,所以我特意跑来通知姑母的。”

  “什么?母后来了?”

  韩霓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一惊,目中浮现慌乱。

  “姑母你怎么了吗?”

  红莲一脸奇怪地望着韩霓。

  “祖母的速度倒是挺快。”

  得知此事之后,嬴政却也只是一笑,“既然如此,我们就出去迎接吧。”

  “对对对。”

  韩霓心中有些慌乱,此刻嬴政说什么就是什么,连忙站起身。

  不过腿却有些发软,差点摔倒。

  好在被嬴政抱住这才没事。

  “姑母你没事吧?”

  看到韩霓差点摔倒,红莲也一脸紧张。

  韩霓立即尴尬一笑,摇了摇头,“没事,只是坐的太久,有些腿软。”

  说到腿软的时候,韩霓忍不住扫了一眼嬴政。

  “这样啊,那我扶着姑母。”

  红莲恍然点头。

  “那寡人便先去找母后了。”

  嬴政这时也提出告辞,韩霓立即点头。

  在嬴政离开后,韩霓这才松了口气。

  红莲却是一手扶着韩霓,鼻子忍不住轻嗅,一脸疑惑,“姑母,房间里是什么味道啊?”

  “啊?”

  听到红莲的话后,韩霓回过神,连忙道:“没什么,我们先出去吧,一会通通风便好。”

  “哦。”

  红莲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总感觉这味道好像在哪里闻到过。

  ……

  赵姬寝宫。

  “这老巫婆来的倒快,她不直接去雍城,来虢宫做什么?”

  赵姬也被潮女妖叫醒,一脸不满地说道。

  身后胡美人正在为赵姬穿衣。

  因为要迎接华阳太后,赵姬身上单薄衣裙自是不能再穿,那样显得不够端庄,只能换上正装。

  “对了,政儿去哪了?”

  赵姬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

  潮女妖目光微闪,随即笑着道:“大王想来是出去体察民情去了。”

  “他不是昨天才去看过吗?”

  赵姬眉头微挑,不过倒也没多怀疑,“快去命人去通知大王。”

  “太后放心,已经安排人去了。”

  潮女妖立即宽慰。

  “那就好,那老巫婆最是事多,别给她挑毛病的机会。”

  赵姬微微点头道。

  潮女妖唇角微翘,心道:华阳太后只是喜欢挑太后你的毛病,才不会去挑大王的毛病啊!

  虽然心中这样想,但口中自是不能说出来。

  “对了,那件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赵姬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目中露出一抹期待以及复杂的光芒。

  潮女妖一愣,随即脸上笑容更多,“太后放心,已经安排妥当了。”

  “如此便好。”

  听得此话,赵姬松了口气,对于潮女妖说的话,也毫不怀疑,显然对潮女妖的能力很信任。

  身后的胡美人目光微闪,有些羡慕潮女妖如此得信任。

  对于那件事她也是知道的,看着赵姬的背影,胡美人忍不住抿了抿嘴唇。

  就在这个时候,嬴政也终于回来。

  “母后醒了啊!”

  嬴政一脸微笑的走入殿内。

  赵姬立即转过身,嗔怪说道:“政儿你去哪了?母后醒来都没看见你,还以为你不要母后了呢?”

  “我怎会不要母后,只是出去走走,既然准备好了,我们便去迎接吧,祖母太后已经到了宫门附近。”

  “走吧走吧,希望那老太婆,不要坏了我的心情。”

  赵姬放下手臂,整理了一下衣袍便跟着嬴政一起走了出去。

  ……

  不久之后。

  一行马车便道了虢宫之外。

  华阳太后擦了擦额头汗水,在侍女的搀扶下走下马车。

  “说起来,这一路走来,风景确实不错。”

  华阳太后走下马车,环顾一圈,“这赵姬还真是会享受,怪不得一直催着大王要出来。”

  “姐姐若是在宫中无聊,也可以多出来走走。”

  夏太后这时也走了下来,笑着说道。

  “算了吧,就这点路程便累的够呛,我可不想继续走了。”

  华阳太后摇了摇头,相较于玩乐,她还是更喜欢权利这些。

  这也是她如此看不上赵姬的重要原因。

  如果她来监国,必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可惜赵姬只想玩乐,对于自己手中巨大的权利却是毫不在乎,也不会使用。

  有时候人的命运真的很奇怪,喜欢的偏偏得不到,而不喜欢的却偏偏得到了不在乎。

  因此华阳太后喜欢教训赵姬,这其中自然是充斥着她对赵姬的嫉妒。

  这个女人,太幸运了。

  不像自己,刚刚成为正式的王后才三天,还没享受到该有的尊荣,便荣升太后,自己还没来得及提拔楚系的亲戚,便已经落幕。

  因此华阳太后一想起这些,就对赵姬更加地厌恶。

  【感谢:知音少?弦断谁听。的3000点打赏;书友2019……005的3000点打赏;绝对真理的1500点打赏;玖end玫的1500点打赏、书友2020……688的1500点打赏;

  书友2021……44的1500点打赏、对‘明珠夫人’的333点打赏;对‘韩霓’的400点打赏;对‘赵姬、月神、紫女、胡夫人、东君’的各100点打赏;没有心会怎么样的100点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