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134章 不过尔尔曹家子

作品:三国吕布之女|作者:real觅尔|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9-15 22:57:10|下载:三国吕布之女TXT下载
  曹植吓了一大跳,乖乖,这是暴露在枪口之下了?!

  “阁下可是吕娴?!”曹植道。

  吕布抬头看见一个脑袋,下意识的便要挥戟,大喝道:“何人?!”

  吕娴拉住吕布,笑问道:“你是何人?!”

  “曹植。”曹植见吕布发怒,有点无语,见吕娴说话还算温和,倒是坦然一笑。

  原来是这货。吕娴不禁笑道:“久闻曹子建之名!”

  曹植不禁愣了,笑道:“吾也久闻女公子之名。植果真天下闻名矣?!”

  吕娴点头。

  曹植就笑了,道:“你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上面还聊上了,曹彰是真急了。去拉曹植的裤脚。这货到底在干甚么?!外面,是敌人!

  这还能聊得上!

  吕布也急了,瞧见曹植一身风流,尤其是一张小白脸,还年纪正好的样子,说的话也十分不对劲,他就急躁的想掷戟。

  这货,很像戏文里爬人墙头调戏美女的浪荡子。恨不得他想要枭首示众的那一种。

  曹植长相是真好,若只是诗赋好,也不至于叫曹丕嫉妒的不能容他。曹植本身是长相极好,并且极具有人格魅力的那一种人。为人真诚又袒荡。

  吕娴哈哈大笑,道:“莫非天下传我长的像夜叉鬼?!”

  曹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之前,他的确将吕娴想象成那种头上长两个角,长的奇形怪状,人见人骇的那种人,甚至可以当成门神一样贴在门上能吓走妖魔鬼怪的那类,此时见了吕娴,这一对比,发现千差万别,一时便有点谦然。

  吕娴当然算不上这个时代风格的美人,并非是纤腰羞涩,一笑倾城的娇气女子。然而她身上却自有一种英气迫人,雌雄莫辩之味,这种人格魅力反而更吸引人。尤其是像曹植他本身就是一个浪漫不拘一格与人结交的性情,见了吕娴,并不会以偏见的角度,或者说是只以敌对的角度去欣赏的人。他身上有一种可以低身结交平民才士,而以对方立场而相处看待人的人,若非如此,曹植也不会朋友遍布天下了。除了身上有一个曹操儿子的光环,更多的,其实是自身的人格魅力。否则二代们这么多,也没个个如他一样友朋遍布天下。

  曹植正想解释,却见吕布已忍无可忍,听听这对话还能忍吗?!曹植也并非不是会看眼色之人,一见吕布黑着脸,恨不得吃了自己,便忙抱拳道:“拜见温侯,植失礼矣!”

  曹彰一听,已然大怒,让你上墙头是退兵的,不是叫你参拜敌人的,便去使劲的拉他的衣服。这一拉,反而把曹植给拉掉下来了,曹植一失足,十分狼狈的从墙头上摔了下去,但也避了吕布狂怒的一戟戳刺。

  吕布是突然出手的,见这小白脸上了墙头在如此关头不思退兵,不见紧张,竟然还能谈笑风生,与吕娴笑言,吕布心中是一万个草泥马涌过。

  “登徒子,看戟!”吕布的戟整整的戳进了墙头,将墙上的小瓦片都给掀了一大片!

  这突然一动手,两边都开始剑拔弩张。

  曹彰十分紧张,已是率着府内弓兵,拉满了弓,对准了吕布,冷冷道:“若不想玉石俱焚,还请温侯退后!”

  虎威军也都拉满了弓,对准了曹彰,大怒道:“暗钩伏兵,汝等意欲何为?!”

  曹彰冷笑道:“先领兵围我曹府,却倒打一耙,问我暗伏兵意欲何为?!我只问温侯意欲何为?!莫非是要强攻我曹府?!”

  吕布看着曹彰道:“你倒是有勇有谋!只是曹植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他是怎么回事?!曹彰也是特别郁闷的,他是叫曹植去退吕布父女的兵的,但是没想到这二愣子一点用都没,爬上墙头和吕娴聊上了还,惹怒了吕布出手,结果就变成了这样的剑拔弩张,弄的大家都无法收场。

  这一触即发的局面是很难收拾的,因为轻易认怂都不可能。如果一方没克制住,非要攻打,那么,就是真的死伤无数了。

  这蠢货当真是办不成半点的事情!曹彰心中大苦,偏偏是一母所生,是亲弟弟,他除了护着还能怎么?!便不是亲的,只要是他们这阵营的,他就得护着。这是一种态度,很重要!

  曹彰正欲答话,只见吕娴笑着上前了,道:“我与子建一见如故,戏言两句,何故如此紧张?!父亲与子文皆放下兵器,有话好说。切莫轻易动兵,伤了和气!”

  吕布见吕娴为曹植说话,哼了一声,脸色很臭,但也顾及到吕娴的面子,没有轻斥,但是这不高兴是很明显的。小白脸有什么好?!一看这曹植,风流的模样,连曹彰也不如。不能拿兵器的人,又有何用?!

  吕娴的命令是极有用的,虎威军虽然还是戒备,但是弓箭是放下了。

  曹彰深呼吸了一口气,忍气吞声的将弓箭放下了。心中冷嘲,若非这吕娴是吕布的女儿,谁肯听她的?!

  只不过是形势比人强罢了。心中的郁闷,真不知是当讲不当讲。什么和气不和气?!那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至于被称呼自己的字,这份不要脸的亲近之感,不知道身处何种局面的调笑感,有一种特别的熟悉,某些时候,与曹植拎不大清楚状况十分类似。

  曹植这货是真傻的不成,这是什么时候,他还有脸玩什么一见如故这一套。

  还有吕娴这一种,不知她是真亲近还是假装不知道紧张的亲近感,都让人无敌的反感和厌恶。曹彰对吕娴本就有偏见,现在则更多了三分。

  “女公子前来是欲攻我曹府?!”曹彰道。

  “子文莫要误会,我与父亲前来只是确认一二曹府中人员可都安全,可缺衣食而已。并无他意,还望子文莫要紧张。”吕娴道:“在曹公回许之前,娴可保证,曹府中人员都毫发无伤,我虎威军绝不会轻易进入。”

  不会轻易进入。也就是说,如果曹府想要突围出去,他们还是会进入的喽?!

  曹彰紧抿着唇角,冷淡的睨着吕娴,道:“女公子好本事!今日之鼓声,莫非已登堂入殿?!”

  吕娴笑的很和蔼,说的话却并不客气,道:“殿堂诸事,非君所宜问也。”

  你只是曹操的儿子,问什么问,连登殿堂的资格都没有!

  曹彰一听大怒,感觉整个人都受到了羞辱,整个人像烧起来了一般。

  曹植早被人扶起来了,见这气氛剑拔弩张的,一时没敢插嘴,但见这局面又僵持起来,十分怕真兵刀相见,便忙打断曹彰,问吕娴道:“敢问女公子,吾兄子桓可安全?!”

  吕娴笑道:“我和父亲犯不着杀他。”

  曹植忙道:“可否送还吾兄回府?!府外皆是汝兵马,吾兄也并不能做甚。还请女公子开面。我昆弟皆十分担忧吾兄。”

  吕娴看了一眼曹植,这小子通透也纯粹一分,比曹彰曹丕这一类政治人才,更像个人吧,事实上,他也是真的珍惜兄弟之情的。与其它的曹操子不同,其它人如果有机会,是可以随时抛弃兄弟,自己能进一步,自然进一步。绝不会心软的。

  “恐怕不能让子建如愿了。”吕娴道:“曹丕诛杀朝廷重臣,火烧宫室,弑杀皇后与后妃,劫掠天子。此等重罪之人,只能单独关押。只等天子问罪。恐怕不能回府了。”

  曹彰与曹植听了皆是脸色一变!

  吕娴道:“只要你们不做傻事冲出府外,娴可保尔等无虞。只等曹公回许再言其它。娴以人格保证!”

  但,你们若是想不开,要突围的话,那就是真的可能血洗曹府了。

  所以大家守着墙头这条线,暂时相安无事的好。

  吕娴在给他们划界线。明确他们的心,或者说是来叫他们死了突围的心。

  她短短几句话,其实已经昭明了好几件事,第一,是天子已经被她降伏了,不然不会说要天子问罪曹丕的话,能给人定罪,这说明天子已经能够执行君权,当然前提是她能授与的范围以内,第二,曹丕还活着,但不会与他们关在一起,一旦他们真的想冲出府外,曹丕会不会成为人质,或者说成为彼此的人质,她可没保证。

  曹彰暗暗服这女子的厉害,三言两语,似在调笑,其实比起吕布的直来直去,拿刀拿剑的威慑厉害多了!

  吕娴见他们兄弟二人在墙头沉默,又道:“郭嘉已死。望你们知晓!若要祭奠,可以府内烧纸祭文。虎威军不会阻拦!”

  曹彰道:“是你所杀!”肯定句。

  吕娴笑了笑,道:“我说不,你会信吗?!”

  信不信其实并不重要。政治人物的死,其实怎么死的,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成功了能为这件事定性。

  吕娴赢了,将来说郭嘉是尽忠职守而死,他就是这么死。她若是败了,曹操说她是谋杀了郭嘉,郭嘉就是这么死。

  所以她并不在乎曹氏中人对她的怀疑。重要的是天下悠悠之口和自己的人马不会这么想就行了。

  有时候,外部的想法并不重要的,重要的反而是内部的思想。

  打铁还需自身硬,这才是真正的立身根本。吕娴从未本末倒置!

  吕布听了却很生气,冷笑道:“我吕布若要杀人,犯不着杀了人还不肯承认!郭嘉本就该诛。能叫他有个体面的死法,已是算对他的尊重了。便宜他了!”说罢咬牙。

  曹植见他们父女二人要走,忙道:“女公子,不知我父亲已到何方?!”

  “狡兔三窟,更何况是如此危局,曹公之所在,娴又焉能知?!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就回来了……”吕娴道。

  这是什么屁话?!曹彰听了特别皱眉,心中特别不爽。这话,叫什么话。

  曹植急道:“倘父亲不敌温侯与女公子,会如何?!”

  果真是孝子啊。也难免曹操偏爱他。

  吕娴笑道:“这并不取决于我们父女二人。”

  意思是取决于曹操怎么做了。

  曹彰听了她的答话,就十分不屑这种回答方式,道:“装神弄鬼,装什么高深的模棱两可的说辞?!女人就是女人!”

  吕布听了想削他。眼神之中都带着怒火。

  吕娴拉住了他,摇了摇头,吕布忍着怒火,冷笑道:“曹操枭雄,生下此子,也是怪事!”

  主要是太直了。一点也不像其父。

  莫名的对吕娴这么大的敌意做甚?!

  吕娴也笑,曹彰的谋略与战斗能力还是很强的,但他也就这样了。也难怪在史上会被曹丕干掉。曹丕这么嫉妒曹植,都容下了曹植,却没有容得下曹彰,就在于曹植虽有影响力,但有些事他不会做,他不敢做,威胁便不大。

  但是曹彰是真的敢,也真的勇。他要是有了想法,他真的会去做。

  他和曹植说要扶他,去反曹丕,曹植打死不肯。曹彰绝对是个行动派,敢想敢做。到最后只能他死。他不死,政权不稳。

  不得不说,这个人,真的很敢。

  敢,有时候可不算是好词。

  曹操若是真死了,曹彰若是能出许都,他就能立即拉出大旗,接了曹操的衣钵干起枭雄的买卖。

  所以吕娴一点也不与他生气。无论有没有曹操,就算曹操死了,这天下也不是他敢就能干的。天下诸侯他是哪个的对手?!就这心术,早晚被玩死。要是光打仗就能胜,吕布倒是能打,还不是龟缩到了徐州,差点被灭了?!

  吕娴也不搭理曹彰,只对曹植道:“子建可放心。汝父当世之英雄,若回许,定能安然回府与汝团聚。可安心也!”

  曹植听了,心中一松。这就是说,只要两方交兵,万一曹操真输了,他们也是还有谈的可能的。这就行了!

  他便拱手道:“多谢女公子!我曹氏诸人,定在府中绝不出。”

  吕娴点头,带着吕布离开了。

  吕布离开老远,还是臭着张脸,冷讥嘲道:“曹操的儿子也不过如此。这两个不过尔尔!”

  吕娴听了好笑,便道:“怎么不过尔尔法?!”